首页 书画频道 名人访谈

爱我冷水江专访|《风绿冷水江》作者张雄文

2018-07-24 10:55 江水冷微信号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2627

张雄文,冷水江人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湖南省作协全委、毛泽东文学院签约作家、株洲市作协副主席、株洲市委组织部红色讲坛讲师、鲁迅文学院第33届高研班学员。作品散见《人民文学》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文艺报》《湖南文学》《山东文学》《散文百家》《创作与评论》等报刊。出版有《无冕元帅》《名将粟裕珍闻录》《毛泽东粟裕与淮海决战》《吹角连营:毛泽东和他的五大名将》等九部书四百余万字。

曾获山西省第九届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、全国第八届冰心散文奖、北方十三省市文艺图书一等奖、全国侗族文学“风雨桥奖”、《散文百家》全国征文一等奖、《人民文学》全国征文佳作奖等奖项。有书籍被北京广播电台播出,并制成光盘发行。曾在凤凰卫视、搜狐视频等媒体纪录片中担任访谈嘉宾,并应邀在北京师范大学、华东交通大学等高校举办过专题讲座。

专访《风绿冷水江》作者张雄文

小编:张主席您好!前段时间您的大作《风绿冷水江》在《人民日报》副刊发表,被广为转发,可以说是刷了冷水江人的屏,这对宣传冷水江起到了良好的作用。能和读者们谈一谈写这篇文章构思及发表的经历吗?

张雄文:各位读者好!写该文大概初衷是这样的:我考上大学以后,离家乡越来越远。当时还带着一丝自豪,但随着年岁的增加,对家乡和日渐衰老的父母的思念,我像千千万万远在异地的游子,越来越多地回首故乡,关注故乡。我的父亲是退休矿山工人,平常不做家务事,唯一的爱好是关注冷水江的发展,每天雷打不动要看冷江电视台新闻。每当我回老家,他都会滔滔不绝给我介绍家乡的新变化,即便我很不耐烦。他知道我能写文章,多次说,“你宣传别人的家乡,什么时候也写写冷水江。”我一直没当回事,他说多了,我还发脾气。冷水江在外面知名度小,我们向人介绍一般要说“原属新化”,人家才会“哦”一声。对一个游子来讲,这不能不说是深深的憾事。这两年来,冷水江变化确实大,回老家走在街上,很有感触。与此同时,曾伯怡市长是我大学同学,我们偶尔相聚时,他也会谈到冷水江的一系列规划与设想。所以这次清明节返乡归来后,我便将所见所闻所感写了这篇散文《风绿冷水江》,既是对父亲的交代,也是给家乡做点微薄的贡献。

 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0921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0929

风绿锡矿山(吴建新摄)

小编:您确实了不起,这是第一篇在《人民日报》上专门写冷水江的散文,它让世人看到了“世界锑都”转型发展的美丽蝶变和我们冷水江为打造宜居城市所作出的努力。除了这篇文章外,据我所知您还写过一系列关于冷水江风土人情的文章,能聊聊吗?

张雄文:冷水江是工业发展较早的城市,与湘西等地的城市比起来,城乡都要富裕一些。但也带来了问题,发展快,破坏也严重。我记忆中温馨的家乡,有着恬静的村庄、风吹稻香的田野、古朴安静的沙塘湾古镇,还有闲适、整洁的城区。但后来的发展,这些童年印象基本被清除了。而这些现象,并非冷水江所独有,实际上是众多资源型城市发展面临的共同难题。对于家乡,我曾写过《想望一条泥鳅》《大年里的爆竹》《随水而逝的沙塘湾》《披裹清明的挂青》《灯影里的父亲》《母亲银色的锄头》《在父亲的身后》等一些关于冷水江风土人情的文章,发表在《湖南文学》《鹿鸣》《经济日报》《解放日报》等报刊上,算是对被现代文明吞噬的美好往事的追忆。 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0933

(冷水江的荷塘美景(潘勇提供)

小编:从您的言谈里,我的感觉是,您是一个非常热爱家乡、关心冷水江的人。虽然身在外地,但无时无刻不心系家乡,情牵冷江。据我了解,您曾在一篇散文中提到您年迈的老父亲是支持冷水江发展“铁粉”,他老人家包括你从小受到的家教能谈一谈吗?

 张雄文:我父亲出身金竹山镇麻溪村的一个贫寒家庭。青年时一个偶然机会才被招收为国营煤矿的工人,一辈子干机电工作。他待人豪爽、慷慨、热情,同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廉洁。我家是半边户,母亲带一群孩子在农村,家里收入不高,有时候为了一个灯泡坏了要发愁很久。父亲是煤矿的机电队队长,从不私带公家的一个灯泡或者一段电线回家。这一方面源于古朴的家风,一方面也源于受党的教育多年,一直保持过去党员的标准。他退休以后,一度不习惯赋闲在家,那些时间老爱发脾气,直到后来关心上了冷水江的发展,才渐渐平复。我们回老家,一般要带他到一些新工地走走,让他看看变化,他老也会在这些时候感到很开心。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0937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0941

(梦里水乡,美丽麻溪(潘勇提供)

小编:可见从小受到的教育以及家风的熏陶对一个人的成长是影响巨大的。据我所知,其实您这些年来,除了上述提到的这些作品,其它著作也是一部接一部诞生,在散文、报告文学等方面建树颇丰,可我们本土的不少读者对您还是比较陌生,能谈谈您这一路以来文学的主攻方向及相关成就吗?

张雄文:我的文学启蒙之路很长,最早要归功于初中时代的杨尊民老师(现已退休),他当时在一本《娄底文学》的内刊上发表一篇小说,给我看了。我当时摩挲着书页,很是钦佩和羡慕。平时写作文,杨老师都会把我的作文当范文念。所以我对写文章一直有浓厚的兴趣。高中时代的语文老师康社教、邓卫平老师(现任娄底财政局党组书记)也同样很关注我。我一直坚持写日记,到现在还没间断,都与他们的影响分不开。大学开始,我发表第一篇纯文学意义上的作品,但工作后一段时间写的文章发表不了,也就只能游离于文坛之外。大约1995年开始,我把主要精力放在开国第一大将粟裕这个人物的研究上,到2008年才终于有所收获,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了《无冕元帅:一个真实的粟裕》,一时引起轰动,书籍被加印、再版到7万册,获得各种奖励,凤凰卫视等各种媒体也闻风而至。于是,我以写人物传记的作家身份挤进了文坛。此后,许多出版社都来约稿,我基本上以每年一部书的速度,一直写了九部书。同时,在各种报刊杂志也能比较自如地发表文章了。到目前为止,我加入了中国作协、去过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学习、在国刊《人民文学》和第一党报《人民日报》副刊发表了文章。能同时达到这四样,算是一个写作者在文坛真正登堂入室,否则还只能算是浅水里的自娱自乐。我很幸运,同时拥有了。在这里也要真诚地感谢家乡的关注、感谢师长的培养,感谢亲朋戚友的支持。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0945

(研究粟裕将军的有关著作(张雄文著)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0949

(左: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,右:张雄文

小编:通过听您的这些介绍,让我感觉您就是众多通过自身奋斗,从冷水江走出去的成功人士的一个缩影。对于家乡,你们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和期盼。对于冷水江的发展之路,您有哪些好的建议和想法可以谈一谈吗?

张雄文:在冷水江新一届政府和家乡父老努力下,家乡这些年变化很大,我个人感觉,有几点还可加强:

一是确保文物古迹不被破坏或破坏后再重修,冷水江建市的历史不算很长,历史古迹原本不多,因为缺乏保护意识,基本上被拆掉了。一个地方除了经济发达外,还需要深厚的文化底蕴,没有了古迹,就谈不上文化了。我老家的房子,我们几个在外的兄弟一直不肯拆,可惜被父亲和在老家的兄长拆了,成为永远的遗憾。所以,沙塘湾古镇等地方,如果能原汁原味保护、开发就好了。一般人没有这种远见,只有眼前的利益,但为官一任的市委、市政府要有。

二是继续进行还绿工作,除了开发锡矿山等地的历史资源,还应当加大对祖师岭、大乘山等风景区的开发力度。一般人到冷水江,就只能去一个波月洞,有了其他可去的地方,去旅游的人我相信会源源不断。

三是有目的有计划地对冷水江进行宣传。前面说过,外地很少有人知道冷水江,也不知冷水江有什么。这与摩肩接踵游客如织的湘西凤凰、通道等地相比,有霄壤之别。所以一个地方的宣传很重要。现在在外地的冷江籍文化人很多,都有不少资源,有关部门可以每年定期或不定期举办高端文化或文学主题活动,让冷水江在文化人的笔端首先绚烂起来,旅游者才会闻风而至。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0953

(祝福冷水江明天更美好(吴建新摄)

小编:我也看到,您在很多地方讲过课,讲得都很精彩,很受听众的欢迎,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冷水江为家乡的文学爱好者们讲讲课吗?

张雄文:我一般年节里都回去看望父母,这段时间里都可以。

小编:好的,那我们非常期待您的精彩讲座,也盼望您持续发力,继续关注家乡发展,为冷水江的明天鼓与呼。

张雄文:会的,一如继往。

微信图片_20180724101133

采访手记:

一座城市的生机与前景,与经济实力、市场活跃程度息息相关,同时,它的可持续发展,与人文底蕴、开放氛围也紧密相联。城市开放包容的程度越高,创新力越强,它的发展后劲就越足;城市的人文气息越浓,就越容易形成良好的民风、学风、社风,而这样的环境,是培育人才的沃土,是推动城市进步的重要动力。很难想象一个人才辈出、一个人人都愿意支持它发展进步的的城市,会没有底气和品味。

冷水江历来人才辈出,从这片土地走向四方的、在不同领域各有建树的人才、人物不少,这是冷水江最可宝贵的资源之一。如果大家都能满怀热情与激情,满怀回报故乡、报效桑梓的情意,并且能付诸实际行动的话,是能为冷水江发展带来强大的推动助力的。

“江水冷”将不定期推出人物专访,让30多万在冷水江的人们知道那些在外打拼者的奋斗经历、成功经验,知道他们心系家乡的情怀,以激励自我奋发图强,创造美好生活; 同时,我们也将把家乡冷水江的信息、变化传递给在外的游子们,让他们能在乡音乡景乡情的回味中,多一份支持冷水江的心力与行动。

感谢张雄文主席百忙中接受本号专访,让我们了解到不少的讯息,感受到了一位作家深沉的故土情怀,汲取到了前进的动力!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